Horrible Couple

HorribleCouple

 

Brian和Justin曾经是全世界最糟糕的一对。

 

这一点已经得到了他们全部朋友的公认了。

 

在Justin离开匹兹堡前往纽约开展事业的三年间,他依然和大家时不时保持联系,而Brian也是正常地工作、健身和参加Novotny家的聚会,他们的朋友都知道这两个人生活的最新进展。

 

尽管他们都没有感觉到这两人有任何的交集了。

 

实话说,这两人的关系过于诡异,又经历了那么多非同寻常的事故,却最后在婚礼前夕决定不结婚了,现在两个人分开了,各有各的生活,大家也不敢贸然问其中一个人,是否已经有了新的爱人,是否还和对方有联系,是否还有可能同时出现在一个场合。

 

他们是这样小心翼翼地维护着自己的朋友,知道这两个人都需要时间来治疗这一场无疾而终的爱恋。

 

三年的时间过去了,他们也慢慢接受了自己的生活圈中,有一名叫做Justin的朋友住在遥远的纽约,彼此只通过电话联系,他有时活得好,有时活得坏,但他从来不回来;还有一名叫做Brian的朋友留在了匹兹堡,他的生活一如既往的绚丽,银行存款在以可怕的速度往上涨,当他修剪好那一头曾经过长的暗棕色头发后,依然是帅的人神共愤,经常出去旅行,但他从来不去纽约。

 

Justin刚离开的那一年,Michael不仅是担心Brian、甚至是以每天10个电话的节奏怂恿Brian回到过去声色犬马的生活。幸亏在Brian快忍不住要杀人之前,Ben及时把Michael带出国度过了一个悠长的假期,之后Michael才不再关注Brian的性生活。

 

日子就这么平缓地度过,Hunter去上大学了,Michael和Ben又恢复了幸福的二人生活,终于不用再听小崽子吐槽他们的床上运动是多么的保守、需要得到进一步指导;Lindsay和Melanie艰难地融入多伦多的生活,尽管她们每时每刻都在想有一天可能还是要回到美国;Carl并没有过上他如愿的退休生活,因为Debbie根本没有办法离开Diner,但Carl已经开始认命了;Emmett和Drew在一起又分开,分开又在一起,Ted已经不想再听到关于他们两个的任何消息了;而Ted,好吧,作为Kinnetik的财务总监一如既往地活在被Brian压榨的恐怖及苦难中。

 

而这种平静的生活,最近因为某些诡异的消息引起了波澜。

 

第一个消息来源于Ted,他在公司的休息室的沙发上发现了一些涂鸦的纸张,实话说,非常像Justin之前在Diner展出的那些画作的风格,不过他只是疑惑了一下,就把他们扔在一边,认真享用自己的双层芝士汉堡。

 

第二个消息来源于Emmett,他现在是一个炙手可热、预约要排到明年的派对策划人了,在某个他负责的花园派对上,他发现Brian居然也是受邀者之一,他们简单打了个招呼就分开了,当他在一边清点酒水时,他看到远处的Brian搂着某个人,那个人有着一头金色的头发,一闪而过的背影让他觉得异常熟悉,不过他马上就被打破香槟的侍应气得焦头烂额,回到繁忙的工作中。

 

第三个消息来源于Carl,无所事事的他被Debbie任命为“专业外卖员”,时不时得去给Brian送一堆现成的食物,避免Brian为了保持身材吃得太少哪天晕死在上班的路上(Debbie的原话),那天他拿着奶酪意酱千层面到了Loft的时候,惊悚地发现Brian似乎自己正在准备晚餐的样子,而餐桌上装饰了点燃的白色蜡烛和放置了两套餐具,屋内浴室传来了洗澡的声音。实话说,他无法想象Brian会跟任何人进行这种类似浪漫约会的晚餐,不过由于球赛直播马上要开始了,他也只是放下保温盒就默默地离开了。

 

第四个消息来源于Michael,尽管他已经把生活重心放回自己和Ben身上,但西西里的基因确保了他依然有着烦人的天赋,在某次聚会上,他发现Brian衬衫下的胸口前似乎有一条项链,基于天生的八卦本能,他坚持暗中观察那条项链,终于有一天在Brian在帮忙抬起啤酒的时候,发现那条项链上拴着一枚戒指,而那似乎就是当年Brian与Justin订婚时的其中一枚。他立马为Brian的深情而悲伤,甚至想要打电话去把Justin再骂一顿,只是在Ben的一再劝阻之下,他决定装作毫不知情、让时间抚平Brian内心的伤痕。

 

以上的四个消息都由于当事人的漫不经心或者误会等种种原因而未能得到有效的传播,可见Brian经常说的“这些人的不靠谱程度没有上限”这句话原来是真的。

 

过了没多久,Jennifer和Tucker策划半年的婚礼如期举行,而众人终于在这喜庆的日子见到Justin和Brian同时出现在一个场合。由于Justin必须到场,大部分人都以为Brian是不会来的。

 

事实并非如此。

 

他不仅来了,还很冷静地打招呼、冷静地观礼、然后在婚宴的第一首歌上——冷静地走向主桌,牵起Justin的手,冷静地在新郎新娘身边跳完了第一支舞。

 

而Justin也一言不发,默默地跟着他走进舞池,默默地拥抱着Brian,默默地在曲终时给对方一个深深的吻。

 

这两人瞬间完成抢风头的任务。

 

大家可以想象所有人的——包括新娘的震惊,以致于他们沉默太久之后同时发出声音时的吵杂,甚至盖过了台上乐队的演奏。

 

当两人被朋友们围成一圈埋怨时,他们毫无悔意地向大家展示了两人双手上的对戒,居然还大言不惭地说他们根本没有跟大家说过两人分手了(事实确实如此),只是因为各位智商太低而有所误会而已,这三年里Brian每个月的外出都是去看望Justin,Justin也时不时地以Mrs. Kinney的身份出席Brian的商务酒会,然后更可怕的是他们已经在一年前注册结婚了。

 

“你真是个混蛋,不你们俩都是混蛋!怎么可以不告诉我们?!”Michael气得眼睛都瞪大了,如果不是Ben在背后抱住他,他可能会忍不住上去把两人都揍一顿。

 

”那多没有意思啊?!“Brian挑起一边的眉毛,露出恶作剧般的微笑,“Mickey,生活总是充满惊喜的。”说完,他拥着Justin突破人群,两人潇洒地往停车场走去了。

 

在离开的路上,Justin转过头对大家露出了抱歉的表情,无声地说了一句“Sorry”,然而他脸上微弱的一点歉意瞬间就被小恶魔的笑容取代了,然后他与Brian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好吧,Michael内心的一个未解之谜终于解开了,他知道为什么Brian最终栽在Justin身上——假以时日,这两人的混账程度可是不相上下的。

 

他们的朋友都认为。

 

Brian和Justin曾经是全世界最糟糕的一对。

 

幸运的是。

 

Brian和Justin现在也是全世界最糟糕的一对。

 

FIN

 

 

 


评论(13)
热度(116)
©N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