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密关系

和他维持这种不正常的关系已经有一年多。

一切都源自于一年前的一次擦枪走火。

那天晚上二宫一个人喝了很多酒,又开始准备玩藏钥匙的游戏,滑开手机准备拍下证据备用时,却接到樱井的来电

刚刚播完zero开完反省会,发现下酒菜一不小心买太多的主播君,情真意切地表示需要被邀请到二宫家,一起把食物给消灭掉。

事实上这样的电话已经持续了好几个月,每次都是不小心买多了日用品、啤酒、零食,樱井都需要二宫来承担这些过于甜蜜的烦恼。

当然,游戏宅每次都会很婉转地拒绝,说家里有点乱不适宜接待客人、自己已经睡下了明日要早起、上次团妈买的洗发水还没用完不需要补、现在是在线游戏的紧要关头国际友人正等着他支援等等各种理由,都抵不过樱井的一句——他已经在门口了请马上开门不然就要出现“岚成员深夜访友噪音扰邻的负面新闻了”。

事实上相叶住的地方离二宫很近,所以二宫曾经很认真地建议樱井应当去找那个一天到晚被人拒绝的可怜兔子君。

然而樱井却总是能够以超高的技术转移话题,比如问二宫觉得自己今天电视上的肩膀溜得够不够120度之类的,让人无言以对。


是日,樱井在玄关看到喝得脸红的二宫,走路都开始软绵绵,觉得自己根据excel上的日程表推算二宫今天要喝醉的预测果然无懈可击。赚大发了。

二宫侧卧在沙发上,说自己把藏钥匙的游戏都玩完了,可能下一秒就要睡过去了,什么都吃不下。

樱井把下酒菜的盒子打开放在茶几上,开了啤酒,咕噜咕噜地喝完一瓶,说没关系,他可以勉为其难地吃完这些东西,大不了明天电视上的脸再肿一点是了。

二宫在迷迷蒙蒙之间,看着眼前盘坐在地板上用仓鼠一样的脸一生悬命地吃饭喝酒的男人,心想真是烦透了。每次都是莫名其妙地过来,莫名其妙地干着自己的事,但就是赖在二宫家不走,二宫打游戏他就在旁边指指点点,二宫看岚的番组他就低笑点地全程配音,问他什么时候回家他就摆出主播脸躺在地上装面瘫。这人真的是庆应大学的精英毕业生吗。

他甚至开始祈祷樱井跟崛北的绯闻是真的,有女友的人就不会老是来打扰休息时间少得可怜的同事了吧。

 

樱井把酒菜吃得差不多的时候,二宫似乎已经睡过去了。

小宅男穿着一件旧旧的黄色T恤,短到大腿根部的家居裤子,头发乱糟糟地侧卧在沙发上。

樱井轻手轻脚把东西给收拾完,然后跪坐在沙发前的地板上,伸出左手摸了摸二宫的头发,觉得毛茸茸地像小动物一般,忍不住顺手捏了捏他的脸,然后是漂亮的锁骨,圆乎乎的小肚子,最后手停留在光滑的大腿外侧上,磨蹭着不想离开。

引人犯罪。

樱井翔吞了口水,身下愈发觉得有股热气,他觉得二宫大概真的睡死过去,现在干些什么都没有知觉,就伸手把短裤拉下来一点点,再拉下来一点点,露出二宫的内裤,发现刚好跟相叶是同款的那条,樱井的脸顿时黑了下来,那股热气也消散无踪。

心里面已经开始戳相叶小人的仓鼠,完全沉浸在“什么玩意这两人的同款物品究竟有多少他们会不会在live外宿的时候不小心穿错”之类的纠结心情中,没有发现二宫已经醒了并且以呆滞地眼神看着樱井脱着自己短裤的手。


“你……”二宫目瞪口呆地看着同样目瞪口呆的樱井,小心翼翼地问道,“该不会,真,的,是,性,向,成,迷,吧?”

樱井觉得自己就是个被抓的现行犯,左手还拉着二宫的小裤头,右手却急速地摇摆着,“不不不,我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呢我还跟各种女艺人传绯闻呢虽然传完她们都结婚了。”

然后两人的实现焦点集聚在樱井的左手上,觉得啊不是可能而是绝对是以及证据确凿了,于是都陷入了一种无言的沉默中。

二宫往沙发后面退了一点,樱井的手却死拉着裤头往前送了一点,面无表情的他其实心里面快哭死了,自己的手怎么就这么不听话放都放不开。

二宫想自己人生中可能要第一次见证身边的好友出柜了,他觉得现在对于樱井来说肯定很难堪,性向成谜的樱井把友情和爱情都搞混了,也是岚的工作实在太多樱井也没机会跟别的男人好好发展一下,在这种关键时刻二宫决定要以温柔、宽宏和耐心的方式让樱井顺利地承认自己的性向,然后走向找基友的康庄大道。

“那个……”二宫扯着笑容地开口,“其实……喜欢男生没什么不好的……人生只有一回……不要老了才后悔……喜欢就应当勇敢地承认……但是要搞清楚自己喜欢的究竟是谁,我会让O酱帮你在伪娘店里面好好物色一下对象,然后……”




然后没有然后了。

因为樱井在听到“喜欢男生没有什么不好”以及“喜欢就应当勇敢地承认”的时候脑回路转过几万遍得出的结论就是二宫正在向自己表白,并把最后一句关于利达的什么的给忽略掉,就将手中的短裤“啪”的一声一气呵成地脱下、扔掉,压倒软萌宅男君、转战床上、最后快天亮的时候事后一支烟了。

二宫躺在床上抽烟的时候,呆滞地还是有点不明白事情怎么就从“岚成员一人出柜”变成“岚成员两人禁断同性爱”了。

樱井叼着根烟左手撑着头侧着身眼睛发亮地看着旁边光溜溜的呆滞君,有种大业已成人生赢家走向巅峰的满足感。

樱井心想,啊那么多年了终于拐到手了,明天得打包一下行李搬过来才行,顺便把所有相叶同款扔进杂物房里。

二宫心想,不行我得退团我得避开所有有仓鼠的场合我去好莱坞吧看Clint还要不要我拍戏。



 

当然两个人的愿望到一年多之后还没有成真。

樱井还是没有搬进二宫的家。

二宫也没能顺利逃亡。



在一次又一次因为心软放樱井进屋而被压了又压之后,二宫愤恨之余发现一个惊喜就是——自己的生活中所有的开销已经被某人包揽了。

行长默默地计算了一下今年的存款额,决定勉为其难地接受樱井。


在乐屋里,看着报纸的樱井发现斜对角沙发上的二宫偷偷地在看自己时,意气风发地把腰挺得更直,觉得这果然是看脸的世界,人长得帅就是没办法,宅男君那小身板还不是手到擒来的。

宅男君摸着酸痛的腰冷笑着打量樱井,心想,等下得跟经纪人说再给这SB接个CM,然后自己的账户就终于可以过亿了。


-FIN-


————————————

本来想写求不得舍不去地下情虐文的某汪,居然写成了逗比文,果然是摆脱不了逗比……


评论(11)
热度(55)
©N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