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gshell


Brian的世界一直是安静的。

他每天声色犬马,游走在夜店之中,带有节奏感的音乐在耳边重复敲打,但他的世界却是安静的。 

他认为可能是因为从来没有人听到他心里的自言自语,所以他也不认为周遭有值得倾听的声音。

 

孤寂感。

 

可能是因为没有人看到他的孤寂感。

 

他成长在一个糟透了的家庭,童年充满了暴力、虚伪和冷漠,在很久很久以前,他就学会了在身边建起一层厚实的蛋壳,蛋壳上还长满了尖锐的刺,像一只刺猬一样在这世上横冲直撞。 

尽管他有相互扶持的Michael、有把他当成家人Debbie和Vic、有一直放纵着他的Lindsay、还有那一堆他不愿意承认是朋友的朋友,但他依然是一个人跌跌撞撞地假装正常地活着。 

他需要很多伪装、还要更多的伪装才能不因生活的苦难而落泪、不因家人的背弃而难过,而周围的人,都看到了他精心设计的外壳和尖刺,看不到躲在里面从未长大的小男生。

 

然而有一天,这颗看起来很狰狞的蛋被人轻轻地触碰了,那个人马上被尖刺伤得鲜血淋漓,但奇怪的是,他却没有像其他人一样诅咒着离开。 

那个人包裹好自己受伤的手,开始日复一日地坚守在他身边,有时靠得太近的时候又会被刺伤,但事后依然会带着灿烂的笑容回来,叽叽喳喳地跟他说各种各样无聊的话,还自把自为地宣称从今以后这就是他的蛋了。

 

Brian第一次遇到这么奇怪的人,他一次又一次地推开这个人,毫不遮掩地刺伤他。然而再多的努力都未能让那个人放弃。

 

Brian开始害怕了。

 

他已经习惯了缩在蛋里的生活,自记事以来就没有再亲自接触过外面的空气,他觉得这个人一定会走的,因为他不敢相信他的生命中会有人无条件地留下,无条件地爱着他,无条件地接受他的黑暗与愤怒。 

然而在他能够慌张落跑之前,这个人却像无所不能的术士般,出现在他生命的每个角落,堵死了他每个逃离的出口。

 

这个人说,I'm killing you with my tenderness。  

在回过神来之前,有些东西已经潜移默化。

 

他再也不是那个武装成铁桶的蛋了,他的刺消失了很多,他甚至开始会主动温柔地蹭蹭旁边的这个人,尽管其他人因为站的太远,以为他还是以前的样子。

但那个人不在乎。

 

Justin。

 

他说他看到Brian人前人后不一样的一面,他知道他内心的痛苦和挣扎,他每天都感受到他真正的温柔和善良,他也理解他需要继续在别人面前装得不可一世的样子。

他爱他的一切,他的尖刺、他的伪装、他的爱意、他的勤奋、他的正直、他对名牌的迷恋、他其实很drama queen的性格。

他爱他的好,也爱他的坏。

 

Justin也不是一直这么包容的。 

当因为生病而这颗蛋又变得疏离、冷漠和愤世嫉俗时,他毫无顾忌地训斥了Brian,警告他不要得寸进尺。 

实话说,Brian被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之后,懵逼了很久。

 

他觉得自己真的要完蛋了。

  

29岁的那一年,他遇到了他此生最爱的两个人,一个是他从未梦想过会拥有的儿子,一个是陪伴他走完漫漫人生路的伴侣。 

在很久很久以后,他想起那一年的相遇,他还记得自己当时对这个不知好歹的twat的气愤,以及对生活发生天翻地覆变化的不满,还有那满身缠绕的尖刺。 


不可否认的是,在那几年的拉锯战中,他输得一败涂地。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输了,却觉得非常的高兴。 

也许他是知道为什么的。

 

他看着旁边熟睡的脸,那过了几十年依然有少年感气质的身躯,他轻轻地吻了那经年后变得暗色的金发,他从身后抱着他,他满意地睡着了。

 

从29岁那年开始,他的世界不再是安静的。 

有一束金黄色的阳光,照射进他的生命,他开始听到了这世界各种各样的有意思的声音,他开始了真正的生活。

 

FIN


评论
热度(24)
©NH | Powered by LOFTER